门诊大厅过去主要由挂号、收费、取药、交通空间等组成,大厅内等候、休闲空间严重不足。现在许多医院的门诊大厅挂号、收费、取药在大厅空间中所占比重大幅下降,而休闲、商业、娱乐等功能大幅上升。大厅设计更加注重从人性的角度来思考各项功能的组织。为了让主体功能空间的标识更加易于使用者识别,且在不增加设计难度的前提下,结合标识系统设计思路的门诊大厅设计主要从下列几个方面着手:

1、墙面      

在门诊大厅,墙面从上到下可分为三层,为避免传统的标识系统设计思路带来标识不显著,可将临近吊顶层的区域单独处理,预留出足够的空白区域,加以显著的标识字体,如需要添加夜间发光以及液晶屏时,该区域可适当扩大面积,依据门窗与贴砖的划分采取和谐统一的划分方式。

 门诊大厅墙面划分示意图

2、门窗 

结合门诊大厅主体功能类型,归纳而言,门窗划分可分为4个步骤。首先,大厅的药房、取药、挂号收费都需要一定的私密性,通常而言是采用可开启的门窗与公共区域划分开来;其次,门窗划分需要结合病患与医护人员交流特征,要有一定的开启门扇以及取药、放物品、收发单据的柜台,其上需要有连接楼板与吊顶的墙面层;接着,为了避免后期标识进入室内后的空间环境未知性,赋予门窗一定的满足标识布局的划分方式,以达到尺寸和大小上的满足;最后在标识层赋予单独的材质以及文字样式,使得墙面与门窗的划分和谐统一,简洁整体。如下表所示,为门窗的划分示意:

门诊大厅门窗划分示意

3、顶界面

门诊大厅常常面临人流量大,公共空间面积不够,患者是很难再人潮之中迅速寻找到方位感的,所以标识可结合吊顶设置,或者说是功能区域形体设计的一种思路。   

首先是吊顶的样式变化,在规整统一的大厅吊顶体系之下,在特定的功能区域采取特殊的吊顶手法,在顶界面凸显出功能区域的差异性,从而便于人们的识别。与此同时,利用室内设计中的构件作为标识的载体,标识的文字则采用易于执着的镀锌喷漆。以便于患者通过各功能区域本身的建筑设计差异性来进行方位识别。

在中庭式大厅空间中,位于二层及以上层的外廊是拥有大厅完整的视线的空间区域,而大厅的吊顶层以及楼面层的外切面都将完好的暴露于大厅之中,这样一来势必产生出大厅功能区域围合性。那么怎样利用这样的围合感来强调出大厅区块的标识性呢?如下图所示,吊顶层的外切面本身在室内空间环境中都能产生出很强的横向线条感,标识的附着只会加深延伸感,在设计之初,预留出吊顶层外切面足够的空白区域,后期将标识的制作附诸于上,这样一来,不仅室内空间环境简洁统一,而且免去了不少后期标识制作的困难。

门诊大厅顶界面与标识结合设计示意

  门诊大厅顶界面与标识结合设计示意 

 

4、二级导向的方位引导设计

在就诊高峰期,由于人流拥挤,人群之间互相形成视线遮挡,人们很难通过视平线以下的标识来获取导向信息,所以墙柱成为了门诊大厅常用的方位引导载体。

门诊大厅标识类型对比

在模块化的室内设计中方柱具有更加整体的契合度,如南京鼓楼医院的标识系统设计,方形的顶界面能够完好地连接吊顶预埋缝,同时与墙面的装潢划分相互呼应,方柱对于标识与建筑空间契合度的提升起到了良好的促进作用。与此同时,方柱由于视野的原因,正对柱外切面的方向有良好的视觉识别度,由于柱身转角,在空间信息的布置上比较局限于某一方向的视线,4个外边同时布置导向信息又容易造成空间杂乱。

南京鼓楼医院门诊大厅方柱标识

相比之下,在几层通高、讲求尺度感、奢华感的大厅空间中,二级导向方位引导牌更多地趋向于圆柱标识。圆柱具有弧形的横断面,标识布置不局限于相比方柱的一个边长宽度,且弧形的外边跟随柱子向更多方向旋转,这也更能提供给患者宽广的视野来寻找大厅的空间信息。

北京大学国际医院门诊大厅圆柱标识

综上得,门诊的功能越来越多元化,可能未来会有更多功能空间。由此,门诊大厅清晰易辨的标识应该不断研究实践。


筑医台资讯